雷磊,艺术家、2018集美·阿尔勒发现奖获奖者:《观众获得了更多的权利,而不是艺术家。》

雷磊

雷磊

1985 年出生于江西省南昌市。生活和工作于北京及洛杉矶。独立动画导演,创作同时涉及录像、绘画、装置和音乐现场演出
。

雷磊毕业于清华大学(2009),他的试验性动画作品在世界各地的比赛中获奖。2010年,他的短片《这念头是爱》获得渥太华 国际动画节最佳动画短片奖。 2013 年动画《照片回收》入选昂西国际动画节,获得荷兰国际动 画节最佳动画短片奖。雷磊的作品曾在东亚,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的展览中展出。并且他已经完成了几个艺术家驻留项目,包括美国雅多文艺营,亚洲文化协会蔡国强奖学金和加拿大魁北克的La Bande Video当代艺术中心。 2017 年开始任教于洛杉矶加州艺术学院CalAts实验动画专业。

虽然他并不是一名摄影师,但雷磊凭借作品《周末》获得了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发现奖,《周末》是一个从旧杂志和影集中剪切照片然后拼贴在一起做成的剪辑视频。展览由董冰峰策划。雷磊的作品将在2019年的夏天去到第五十届法国阿尔勒摄影节展出。

雷磊,《盆景艺术展览》,盆景艺术展览办公室,1979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雷磊,《盆景艺术展览》,盆景艺术展览办公室,1979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你因为作品《周末》获得了集美·阿尔勒发现奖,《周末》是一个从旧杂志和影集中剪切照片然后拼贴在一起做成的剪辑视频。你做这份工作的初衷是什么?你是如何收集这些资料的?你又是如何将他们重新剪辑进视频的呢?

对于作品中的素材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在过去的几年内逐渐积累而成的,我一直有收集一些旧书,旧图册的习惯。因为我的父亲从事美术设计工作,所以家中本来就有许多材料,我也会在旧货市场,二手书店购买一些旧书,搜集和扫描其中的图像。2013年我和收藏家苏文合作了项目《照片回收》,在苏文的银矿项目中我也体会了档案和80年代老照片的魅力,自己也会多搜集一些家庭相册。所以,《周末》项目并不是一个有详细计划和蓝图的项目,长期的收集,整理,拼贴,删除的过程中这些材料之间会渐渐发酵,最后自然形成为了这个作品。

雷磊,《这个念头是爱》(2010),2’38”

动画:雷磊,音乐:Li Xingyu,MC: J-fever

你的艺术实践是始于插图和动画的,那后来是为什么、如何开始了摄影方面的工作呢?

我的早期作品有比较强的美术风格,并有浪漫的叙事。当这些动画短片在电影节获得成绩后,观众对我的作品有了固定的印象,似乎我的风格被标签了。我觉得,这对于一个年轻艺术家来说比较危险,我希望探索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在一个安全的区域中。所以从《照片回收》项目开始,我的作品中运用了大量的现呈品,我的工作是整理和归纳,通过逐帧影像寻找自己和素材之间微妙的关系。《照片回收》入选了世界诸多电影节,包括法国昂西动画节,不同的工作方法让我兴奋,让我用新的角度看待动态影像语言。

《照片回收》,2013

动画:雷磊 + Thomas Sauvin,声音: Zafka

一些人对于你最后获得集美·阿尔勒发现奖感到很惊讶,因为你在创作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都没有使用照相机。尽管如此,评委们都在预选中选择了你的作品。评委之一的周大为先生解释道:“虽然他的作品中并没有用到摄影设备,但他主要依靠的是图像和照片拼贴,并且向我们展示了摄影的新的、无限的可能性。”你对此有何看法?

我觉得策展人董冰峰老师的策展语完全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当下摄影的问题已经让位于图像”  如何生产图像,如何看待图像与图像之间的关系,是艺术家和观众所关心的。在更广泛的语境中而言,是否是摄影,是否使用摄影机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艺术家在作品中讨论的话题。我觉得阿尔勒把大奖颁发给我是一个很大胆的决定,但也是一个宣言式的决定,moving image是重要的创作语言,在未来需要更多的被讨论。

戈达尔电影《周末》法国预告片

为什么你给这个作品取名为《周末》?

因为“周末”是一个较为空旷和放松的时间概念,意味着留白,意味着我们需要在这个时间内有所安排,而我们在时间内拼贴或放置的内容,也许会改变“周末”的含义。在我的作品中,固定的图像通过在时间线上的拼贴和放置,原始的意义被转化了,带有某种情绪和叙事,这是这个作品最美妙的地方。另外,法国导演戈达尔的电影《周末》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品。

在你的作品中, 你涉及到了很多不同的媒介,例如视频、装置、音乐、VJ表演,模糊了不同的艺术类型之间的界限,以及在这些不同的方式之间建立联系和引发讨论。你一直对使用各种不同的媒介方式感兴趣吗?

我想,我一直在尝试最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然而不同的材料和艺术语言并不影响我的表达,无论音乐还是装置,动画或者电影创作,最终还是会汇聚为一点。董冰峰老师在策展语中提到:我的作品时常带有“怀旧”的色彩,我想是的,我认为,所谓的“怀旧”并不是廉价的商业消费标签,我的作品中始终在探讨的是历史,个人记忆,家庭成员口述历史之间微妙的关系,这也许是我近年来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创造空间感,图像与图像之间的空气感。
— 雷磊

使用档案照片必然会将观众带入过去或者某种怀旧的时空。你想转达怎样的过去和历史概念?

我在作品中并没有明确的指出目的地,也不希望去引导观众走向特定的历史,我觉得那样就狭窄了。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创造空间感,图像与图像之间的空气感。在展览现场,观众可以在图像和声音,音乐和对话文本之间获得相对自如的空间,放置自己的情感和故事,从而完善我的作品和讲述。换句话说,观众获得了更多的权利,而不是艺术家。

你之前也有一个关于档案照片的项目《照片手工上色》(2013),你在这个作品里创造了一个虚拟的过去,用以前跳蚤市场的黑白照片讲述了一个故事,然后你和Thomas Sauvin合作上色。你如何看待收集档案,处理旧物,这些和个人非常无关的材料,依然可以做出很个人化的作品?

在《照片手工上色》项目中,我发现我对于口述历史是非常浪漫及碎片化的,这个结论也许会影响我接下来的其它创作。从《照片回收》到《照片手工上色》,其中搜集档案,基于旧物的工作其实是为了艺术家的自我提问,艺术家在寻找自我和材料之间关系的同时,寻找自我的身份认同。所以我的工作是一个不断发问和寻求答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私人化的理解和表述方式使得我的作品具有“个人性”。

你对将于明年夏天在阿尔勒摄影节举办的展览有何期待?

这是我从现在到明年夏天需要仔细思考的问题。

雷磊在TED的讲话,上海,2012。

更多关于雷磊的作品信息可以在他的 个人网站Vimeo 账号, Instagram, 微信公众号:Leilei_animation 和 微博 上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