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逸君:“我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我作为一个成长于中国的女孩,以及在当今世界作为一名女性的感悟。“

廖逸君,红色指甲(2014)

廖逸君,红色指甲(2014)

廖逸君生于上海,现居纽约。她是孟菲斯大学的摄影硕士。廖逸君的摄影作品一般用幽默和鲜艳的色彩探索身份和性别的问题,并探讨有关女性的刻板印象和恋人之间关系的问题。

她的作品曾在何香凝美术馆、纽约性博物馆 、亚洲协会休斯顿分馆、上海 K11美术馆、Leo Xu Projects、纽约花画廊、Metro Pictures画廊展出。她也曾参加过在伦敦和美国的艺术驻留项目,并且曾获得过纽约摄影艺术基金、En Foco's New Works基金和LensCulture 曝光奖。

今年,中国艺术书实践机构假杂志出版了一本关于廖逸君做了十年的项目《实验性关系》的书,书名是《实验性关系Vol.1 2007-2017》,并获得了光圈-巴黎摄博会评委会特别奖2018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是廖逸君第一次向中国观众公开展览自己的作品,并且获得了2018集美· 阿尔勒 - 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

廖逸君,软跟鞋,2013,3D打印,金属,7 x 3 x 7 英尺

廖逸君,软跟鞋,2013,3D打印,金属,7 x 3 x 7 英尺


在你的
实验性关系和《只为你的眼睛》系列中,你探讨了性别认同和女性表现在当代社会中的问题,这些似乎是你作品的核心:在《软跟鞋(2013)》中,你穿着一双形状像你男朋友的阴茎的高跟鞋; 在《奶瓶(2015)》中,你使用一对硅胶乳房,并在你的男朋友身上喷牛奶(像给花园浇奶中看到的一样),你回收了女性的性感并将其变成一个反抗的武器,包括喂食和攻击。 就这个话题,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我作为一个成长于中国的女孩,以及在当今世界作为一名女性的感悟。很多时候我会对大众都认同的事情感觉到困惑,为什么自己没有同感。例如,为什么高跟鞋如此受追捧, 而对我而言它们只是一种折磨。或者为什么女性应该成为母亲和爱人, 还是我感觉自己不那么女人?多年来积累的疑惑,促使我尝试在自己的作品中为自己解答这些问题。

你的《实验性关系》和《只为你的眼睛》系列,现在正在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展出,你让观众们可以一睹你们的私人空间,你们代表照片中的你自己和你的男朋友:你们的身体,你们的关系,你们的亲密。你对于分享这种亲密有什么想法?

所有的照片都是摆拍的。 虽然它们似乎处于亲密的环境中,但这些是我以为公众创作图像为目标设计的场景。 当我们在照片中时,我们是作为相机的表演者来制造图像。 图中的我们并不完全是自己。

你认为在镜头前和在镜头后是同样重要的嘛?

是的,我认为对于这个项目,在镜头后面和前面都很重要。 在镜头后面,我是摄影师,是导演。 在镜头前,我在扮演我设计的角色。 重要的是我既是摄影师又是模特,因为这个项目源于我的现实生活。

重要的是我既是摄影师又是模特,因为这个项目源于我的现实生活。
— 廖逸君

为什么你的这个系列取名叫《实验性关系》?

一开始,作为一个中国女人,约会一个比自己年轻的日本男性,似乎不会长久。 所以我称它为实验,只是为了看它会持续多久。 我想一般来说,所有的关系或多或少都像实验。

对于第一次在你的祖国,中国的公共摄影节上展出这个系列,你有什么感受?你和你的策展人容思玉是怎样一起研究展览概念的?

 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的公共摄影节上展示这个项目。老实说,我在参加之前有所顾虑。根据我过去的经验,由于审查和公众接受的原因,我总是避免在任何中国摄影节上展示这个项目。但令我惊讶的是,这次我们没有遇到审查问题。而且在与观众交谈之后,我很高兴地发现,和几年前相比,许多年轻人和年纪大点的人都对我的照片感兴趣。我很高兴看到集美·阿尔勒成功为中国带来了一个国际性的摄影节。

当初是容思玉女士联系我参加展览。当时,我还不确定在中国公开展示这个项目。很高兴,她最终说服了我。得力于她的辛勤工作,这次展览主要由她来安排的。我只是就照片的选择提出了一些建议。她很想把我的两个项目放在一起展出,并使用我设计的壁纸来区别这两个项目。最终的结果让我觉得非常满意。

廖逸君获得集美·阿尔勒 - 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

廖逸君获得集美·阿尔勒 - 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

对于获得集美·阿尔勒-Madame Figaro女性摄影师奖,你有何感受?这件事对你和你的作品有什么改变吗?

 在被宣布成为集美·阿尔勒 - MadameFigaro女性摄影师奖的获奖者之后,我有点不知所措。这是一种荣幸,但一切都发生得很快。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我获得该奖项的事,就立即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这些天我仍然收到很多媒体采访要求。我希望能保持自己的工作方式。就是正常地生活,并按照自己的节奏工作。我很期待与费加罗夫人杂志合作拍摄,并在明年法国阿尔勒的摄影节中展示我的作品。

你的男朋友呢? 这不是你第一次在你的作品中使用他了,在《阴茎》系列中,你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制作阴茎。Moro对于出现和参与你的作品有什么想法?

Moro是一颗珍宝! 他从一开始就接受了我的拍摄邀请。 通常他会同意参加我的作品。 他是一名音乐家。 他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人,也是当代艺术的粉丝。 当我让他制作100个阴茎时,我让他按照自己的想象来创造它们。 他非常喜欢制作不同形状的阴茎的过程。 至于照片,我们已经拍摄了12年了。 他现在把它看作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或者只是我们一起做的一件有趣的事情。 如果我有一段时间停止拍摄,他会鼓励我继续拍照。

你曾经说过,因为你的男友是日本人而你是中国人,这个系列也描述“爱与恨的关系”。你可以稍微详细的谈谈,你是如何通过你们的个人关系和两国的政治关系来体现的?

日本和中国有着悠久而复杂的历史。 它经常是紧张的,有时甚至是敌对的。 但与此同时,两国相互之间有着深刻的影响。 我们的历史是交织在一起的。 我认为它有点像爱与恨的关系,也与我们两人的关系相似。 我认为每个曾在恋爱中的人都会在某种程度上体验到爱/恨的动态。 无论你有多爱他/她,但总你无法忍受你的爱人的时候。 仇恨源于爱,因为爱是一样只存在我们自己想象中的理想状态。 我的很多照片都可以用爱恨来解释,比如当我亲吻他的时候,我同时在窒息他,或者是一个看起来既温柔又富有侵略性的拥抱。 两个恋人同时也是两个竞争对手,建立了一种关系。 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我们需要在一起修补我们的关系,就像我们俩的国家一样。

你的照片已经在中国展出过,公共场合或私人画廊。你从中国观众那里得到了什么反馈?对于中国观众的接待和其他国家会有什么不同吗?

与西方观众相比,中国观众一般不太熟悉当代艺术,艺术史和不同的性观念。 在中国的画廊或博物馆展出作品时,我并不感觉中西方有太大不同。但如果在公共场合展示作品,我会碰到到许多随机的问题。在西方国家,我不太碰到这些问题。 总的来说,我发现西方观众喜欢我的作品,可能因为他们认为看到一些关于性别认同的不同观点是新鲜的,特别是来自亚洲艺术家。

但对于亚洲/中国的观众来说,他们对我的作品感到更多共鸣。 因为我们来自相似的文化背景。 如果我在中国展览,总会有年轻的中国女孩跟我说我她们有多喜欢这个作品。
— 廖逸君

虽然我的作品在西方的接受度更高,但我总觉得我的作品仍被视为其他人的作品。 在西方这个作品通常被视为其他人的问题,无论他们是否喜欢我的作品。但对于亚洲/中国的观众来说,他们对我的作品感到更多共鸣。 因为我们来自相似的文化背景。 如果我在中国展览,总会有年轻的中国女孩跟我说我她们有多喜欢这个作品。

下一步计划是什么?你现在正在做什么样的项目?

我正在做一些不需要涉及Moro的东西,只关注女性本身的问题。

你可以跟我们讲一下PIMO这支你和Moro一起做的乐队吗?

我和Moro有一支名为PIMO的乐队。 我们在2011年开始合作音乐。当时Moro厌倦了与他的男性乐队成员一起排练,只想留在家里做音乐,就开始了。 而我总在家里。 在我们的乐队中,Moro是领导者。 他会作曲、演奏、录音,基本上做所有事情,而我只是在乐队里唱歌。 我们通常一起写歌词。 我们称自己为玩具摇滚乐队。 我们唱着关于我们在生活中的共同兴趣的歌曲,比如猫和老奶奶。 你可以在pimo.bandcamp.com上听我们的音乐。

 

通过廖逸君的网站了解更多其他的作品:
pixyliao.com
还有她的社交媒体:
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