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韡:“作品挑衅是必须的”

1972年出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北京。刘韡的作品多以具有尖锐社会讽刺意味和醒目视觉形象的大型装置闻名,同时广泛涉足摄影、影像、绘画、雕塑等领域。

作为国际知名艺术家,他的作品曾作为个展在三星美术馆(首尔,2016年)、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2015年)、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洛特丹,2014年)、民生美术馆(上海,2011年)展出。他也曾参加2015年第13届里昂双年展。同时,作品参加多次中国当代艺术群展,包括2016年举办于多哈卡塔尔博物馆的What about the Art? Contemporary Art from China以及同年举办于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的Bentu

Doors门艺参观了艺术家工作室并进行了专访。

 
刘韡在工作室内 ©门艺

刘韡在工作室内 ©门艺

DOORS:您最近已经创作出来的新作品是什么?新的创作有没有使您发现新的创作轨迹?

刘韡:一直在准备新的展览、个展,今年的和明年的。但是对我来说有些困难,因为想有一些变化和新的东西,因为这个现实没有了,我的生活,周围的环境出现巨大的转变,我的作品对我来说是对现实的思考,解决现实的问题或者介入现实。我们不光是在看过去,也是对未来发展和思考。所以我需要一个新的感觉,并不是别人没有过的,而是来自于对现实的感知的反应。所以,对我来说问题是,我感知到这个现实以后应该用什么样的形式呈现出来。所以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到底什么是艺术,我应该怎么呈现它?不是说一个雕塑、一个装置或影像就是一个当代艺术作品,这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需要思考的是真正的它应该怎样被呈现出来,所以现在不知道该做什么。

北京这座城市正在经历一场巨变,另外您也在新政策的催促下搬迁了工作室,6个月之内这个城市就变了模样。您的一部分作品是关于或曾经关注于巨型城市的意象,关于她带来的混乱和无序,请问这一关怀是否仍是您创作的一个出发点呢?

这不是一个出发点,这就是我们身在其中的现实,是你思考的问题,不光是景观的问题,还有包括权力、制度和机制在内的全部问题。

我关注的不是城市的面貌,而是面貌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带来了这些变化。

您的许多装置明显在呈现一种城市的发展状态,或是我们生活环境的状态,您是否对这个话题有特别的想法?

肯定是,但我关注的不是城市的面貌,而是面貌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带来了这些变化。不是景观和建筑的问题,而是一个城市内部的所有东西,包括周围环境的改变。以前的城乡结合部的很多民工、外来人员、各行各业的人他们居住的地方都变成了绿地,像是电脑里面那种一望无际的绿地,这个现象值得去思考。

《风景》,2004年(图片由 M+ Sigg Collection提供)。展出于上海双年展,灵感来源于传统的山水画,这幅作品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风景》,2004年(图片由 M+ Sigg Collection提供)。展出于上海双年展,灵感来源于传统的山水画,这幅作品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你的作品很多都具有讽刺意味,很挑衅,这是您想要达到的效果还是恰好是您本身的气质?

作品挑衅是必须的,首先自己就不能相信自己的作品,作品不是为了做出来让大家说好的,而是要让人怀疑作品,自己也怀疑自己的作品。

有很多关于您并没有全程参与作品制作的争议,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我觉得我的这种创作方式也是在抵抗一种消费,因为艺术家被压低在一个阶级上,很多人都要看到艺术家的劳作,看到你工作,才会觉得你在创作,但这是我要抵抗的东西

有没有特别触动你的一些艺术家?

太多了,比如20世纪初的俄罗斯艺术家马列维奇,还有年轻时候很喜欢的杰利柯等等。

有什么广义来说更能激发您创造力的领域吗?比如说音乐、设计、时尚、建筑、电影等等?

我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如果说电影的话,我喜欢很多,比如帕索里尼的电影、法斯宾德的电影,设计和建筑当然也是我感兴趣的。

刘韡的作品由长征空间(北京),Lehmann Maupin白立方画廊代理。

阅读I COULD NEVER BE A DANCER专访

阅读《知尚》展览摄影师眼中自己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