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塞·斯威尼:“纽约最刺激的地方在于它的文化融合性“

 

出生于1973年,斯宾塞·斯威尼是纽约本土的一位文化巨头——它是一位拒绝被归类的艺术家,创作常以绘画的形式出现,用彩色的光束表达神秘主义波普题材。但同时他还是一位音乐人,一位DJ,更曾创立自己的品牌俱乐部。他就像一管催化剂,一位推动者,不断活跃在纽约最重要的文化创意团体之中。

2018年3月,HdM Gallery北京空间推出展览《纽约之夜》,由斯宾塞·斯威尼担任策展人,门艺专访这位具有多重身份的艺术家。

 

《纽约之夜》策展人斯宾塞·斯威尼。

《纽约之夜》策展人斯宾塞·斯威尼。

门艺:本次在HdM画廊展览的名字为《纽约之夜》,你生活在纽约,展出的艺术家都来自纽约,那么为什么选择纽约这座城市,它的特别之处在哪里?

斯宾塞·斯威尼:对我来说纽约最刺激的地方在于它的文化融合性,各种文化彼此相邻,同时存在并交汇。例如在我居住的纽约下东区,你穿过几个街区就能看到唐人街,而它就在拉丁区和非洲区的旁边,各种不同的社群生活在一起。看到这些不同的文化同时发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这就是纽约让我着迷的地方。

Santos Party House

Santos Party House

您有多重身份,既是艺术家、也是音乐家,还曾拥有自己的俱乐部Lafayette大街上的 Santos Party House),这些不同活动之间的关联是什么?

纽约的艺术社群在于它的群体和结构性。我在自己的俱乐部所做的事与创作有关,为创意社群的共存、交流和创作创造了一个环境。 我的俱乐部就是这样一个空间,它还能让我能够以一种有趣而丰富多彩的方式实现不同的想法。

这也与文化保护有关:很多对艺术和音乐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在纽约发生,我看到它们正因为在城市里蔓延的商业化而不断消散,想要与之对抗,保留这些活动和创意,因此我建立了自己的夜店。

音乐是我从小就接触的东西,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和乐队合作并演奏自己的音乐。在我的成长阶段,从事视觉艺术的同时,也一直进行音乐创作。我无法将二者分开。

两种艺术彼此滋养,谈论音乐是我与纽约艺术家建立关系的催化剂,我因此建立起很多亲密的关系和友谊。

《纽约之夜》展览中的所有艺术家都是你的朋友,所以这个展览更像你的个人文化的展示,因为它来自于你的个人团体。

是的,他们都是我很亲密的朋友。有年轻和年长的朋友,也有新朋友。我为这个展览设置的框架是一个以时间为线索的日志,展示我在纽约生活至今的个人体验,带有自传性和日记元素。 我想也许通过这种方式,我可以展现存在于纽约的艺术家群体,并将它带到北京这样的地方,因为大家都对这个群体很感兴趣。

为什么来到这里, 为什么选择HdM画廊?

HdM画廊的创始人Hadrien de Montferrand曾找过我,他与我在巴黎的合作伙伴提到想举办一个纽约艺术家的展览,因此通过这个人我们相约在纽约见面,他建议我来北京做展览。我觉得从文化的角度来说这很有趣,各种想法随之产生,最后我决定放弃保守的做法而采取更开放的心态,因此涉及的艺术家越来越多,我们本来只想展出四名艺术家,最终确定了17名!

你想把这个艺术家群体介绍给中国观众,那么你有想过向中国观众传递什么信息吗?

没有具体的信息。 观众也许看完展离开什么也没有感受到。展览基本上是在尝试呈现纽约艺术家团体,而且这也非常受限,因为这只是我一个人的经验,但是我仍然觉得以此为框架,尝试赋予在纽约发生的种种事情某种意义。

不少中文网站介绍你与迪奥的合作,你曾为它们设计过合作款包包,你也和其它的时尚品牌合作,这是一种怎样的经历?

迪奥曾经来找过我,问我是否有兴趣合作进行设计。 对我来说,将我的创作用另外的方式呈现,结合打印以及不同的工序,看到不同的效果在进行不断的尝试听起来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而且事实上这也的确是一次很有意思的经历!

任何一种形式的创造都需要一定的痛苦体验。无论哪种方式都会产生一定的痛苦,从而创造出所有东西。

你的自画像看起来都很快乐多彩,但是同时又让人感受到某种痛苦。

我觉得这一点存在于各种需要创意的活动中,即使你在写一出喜剧,尝试让观众大笑,接收一些幽默或者快乐的想法,但是不可避免的,创作过程中会有很多艰苦的工作和痛苦。任何一种形式的创造都需要一定的痛苦体验。不管最后你画的是一张轻松幽默的作品还是一种黑暗的经历,无论哪种方式都会产生一定的痛苦,从而创造出所有东西。

 

点击了解更多展览信息

 阅读斯宾塞·斯威尼的普鲁斯特问卷

阅读邢丹文读专访